谁来翻译孔子的《中庸

2017-11-20 12:01

  中国的国粹在海外发扬光大,从人类的角度绝对是好事,而推动中华文化发扬光大的主体难道不该是龙的传人吗?

  暑期里我选了克里斯汀教授的“”课,他在讲授基本准则时,提出了古代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和孔子的学说,着重提到了孔子的中庸之道,他还给了我一本中英对照的《中庸》。可是,当我阅 读时,发现《中庸》的英文竟是一位韩国人,顿时我就觉得脸上无光——孔子是中国人,对孔子研究最深的应该是中国人,把孔子学说介绍到也应该是中国人,这责无旁贷的事怎么让人家做了?

  如果说是中断了孔孟之道的研究,大学恢复高考已经30年了,一批批学者已经脱颖而出,难道就没有人能译《中庸》?毕竟,我们是正。我不敢说那位韩国是旁门左道,因为韩国的汉学家真的很厉害,一位韩国留学生告诉我她的母校已经有一百多年研究汉学的历史了。我只是惋惜我们该做的事没有做。

  不要以为我是个民族主义者,容不得别人染指中国文化。当今的世界已经是平的,跨越民族的文化研究就更不稀奇。伊利诺伊大学德语系的一位美国教授前几年去一所大学教文学,他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人物,即便在学者中也难找到与之匹敌的;美国学者莫科尔女士对中国宋代的山水画颇有研究,中国的艺术史大师们不敢小瞧她。对于这些人的工作我是很赞赏、很钦佩的,其中也包括《中庸》的韩国。无论哪国的文化,你不做,还不许别人做吗?我想表达的只是,我们应该承担起我们的责任。

  这种感觉时不时会出现,校园里有告示要办班,再一看老师,韩国人;几年前我去英国出差,遇到一个黑人歌手,他正跟一个日本人学太极拳。中国的国粹在海外发扬光大,从人类的角度绝对是好事,而推动中华文化发扬光大的主体难道不该是龙的传人吗?

  回后我就去了王府井外文书店,在几架子中国古典名著的英译本中,还真看到了《大学》和《中庸》,是1996年出版的,傅云龙先生在前言中写道:“中国经典遗产的外文本寥若晨星,偶遇几种,也多为外国人所译,这不能不使人感到古人,有负后人,也对不起外人。”这种我是深切感受到了,然而,该书的〈序〉中提到,在翻译之时,有人儒学过热,会冲淡马克思主义的影响。想想那已是1996年,居然还有这等奇谈怪论。我想,这是不是我们的译本没有世界的原因之一?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