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堂:《中庸

2017-11-20 12:01

  原文:《诗》曰:“衣锦尚纲”,恶其文之著也。故君子之道,闇然而日章。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君子之道,淡而不厌,简而文,温而理。知远之近,知风之自,知微之显,可与入德矣。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穿着锦锈衣服,外面罩件套袍。”是因为讨厌花纹太显露的缘故。所以君子之道,深藏不露却日益显著;之道,显露无遗却日益。君子之道,平淡而不令人讨厌,简明而有文采,温和而有条理。知道由远及近的原因,了解风从何而起的道理,认识由细微到显著的变化;知道了这三样事,就可列入的行列了。

  原文:《诗》云:“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。”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。君子之所不可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见乎?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鱼儿潜伏水深处,也是明晰可见。”所以君子时,不感内疚,无愧于心。君子之所以有别人赶不上的地方,大概就是他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也能严格约束自己。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人们在注视着你在居室,你要无愧于神灵。”所以君子虽无动作,但很;虽不言谈,也很诚实。

  原文:《诗》曰:“奏假无言,时靡有争。”是故君子不赏而民劝,不怒而民威于鈇缺钺。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进奉诚挚的心意来感通神灵,这时肃静,没有争执。”所以君子不用赏赐,百姓也努力工作;不用,百姓也被,如见斧钺。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只有德才能显著,诸侯都效仿实行。”因此,君子忠厚谦恭,天下就能太平。

  原文:《诗》云:“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。”子曰:“声色之于以化民,末也。”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我心里有天生的德性,不必厉色教训别人。”孔子说:“用厉色去,是舍本逐末呀!”

  译文:《诗经》上说:“德行轻如羽毛。”羽毛是有形可比的,“化育,无声无息。”这才是至高无上,无可比拟啊!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