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3亿说英语的人包围他们为什么可以说法语?

2017-10-02 12:13

  东部,有一个神奇的地区,名为。虽然名字和魁地奇有点像,但是这个地区和出产魁地奇的英国要多不对付有多不对付。这里的人对自己的法国身份的认同之高,恐怕已经超过了法国本土的。

  新法兰西(New France)是一个在存在了两百多年的一个殖民地。她成立的时间要从1534年开始算起。

  这一年,法国探险家雅克卡蒂埃(Jacques Cartier)率领探险船队,驶入东部的圣劳伦斯湾(Gulf of Saint Lawrence),并且以法国国王的名义,宣布占领这里。

  最初来到新法兰西的法国移民们,日子过得并不好。这里的冬天太寒冷,常常有人冻死。他们和当地一个叫易洛魁(Iroquois)的印第安部落冲突将近一百年,更加剧了情况的恶化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内,新法兰西都只有一些皮毛商人按季节短暂的往来,并没有什么常驻的居民。

  直到1603年,新法兰西的救星才出现。他的名字叫萨缪尔德尚普兰(Samuel de Champlain)。尚普兰是城的奠基者,耕耘新法兰西殖民地超过三十年,经过他的探索和管理,新法兰西的疆土持续扩大。

  可日益强盛的新法兰西,还是无法和人口众多的富庶英国殖民地相比。这一劣势持续了三十年,新法兰西的发展毫无起色,法国国王也对这块土地不闻不问。

  其实欧洲列强在的殖民地竞争,法国已处于劣势,再不好好利用新法兰西,可能一切都晚了。

  在今人的认知中,法国确实是占领了一块资源丰富的宝地,可惜他们自己花了一百多年才看清这个事实。

  直到1663年,易十四才终于宣布将新法兰西地区设立为直属国王管辖的省份,而后发兵去平息了敌对的印第安人,将圣劳伦斯河流域的产粮区控制权掌握在手中。

  取得和平之后,法国人开始按照计划,好好开发新法兰西的资源,让同时开发的英国、西班牙看看法国的能力。

  可新上任的行政首脑却突然发现一个严重问题:这里,是一个几乎没有女人的世界。

  建设殖民地,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劳动力。可是,新法兰西地区的人口,从头数到尾也只有不到3000人。

  这其中有719位未婚男子和45名未婚女子,人口比例严重不对称。可以说新法兰西面临的第一个就是“光棍危机”,没有人口的增长,无论什么宏大的发展规划都是纸上谈兵。

  于是,1663年,当地长官向易十四进言,在法国本土招募想要去新生活的女性。

  接纳了这个意见,在民间召集了一批年轻的女孩子。她们均在12-25岁之间,处于适于婚育的年龄。国王负责她们前往新的旅费,最后还附上一笔钱和新衣裙做嫁妆。唯一的条件是抵达新后要立即结婚生子。

  这些女孩子便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国王的女儿(Filles du Roi)”。

  这些女性到达新法兰西后,有权挑选男人(绝不是男人挑选她们!),并且可以悔婚。有很多女性实际上签署过两、三次婚约,只因为她们先与一个男子订婚后又看中了别人。

  而殖民地的光棍们,则必须要娶来的妻子。在婚前每对夫妇都要签署一份有利于女方的合约,保障女方有对婚后财产的所有权,以及单方面离婚的。

  最后,两情相悦的男女在结婚,领取颁发的“结婚金”,生育子女后每个月还会给育儿津贴。

  至于那些适龄而未婚的男人,则必须缴纳“单身税”。若是迟迟不想结婚,则会被吊销狩猎、捕鱼,或者贩卖毛皮的执照,断了财。

  即便这样还不要结婚的,就要被押去原始森林里“放生”一年,如果一年后还能活着回来的话,才能有不结婚的。

  从1663年到1672年,“国王的女儿”前后来了八百位。直到有一年易十四联合英国攻打荷兰,资助女性移民的行动才因经费紧张而中断。

  事明这套看上去有点奇特的政策行之有效。新法兰西的人口数量在三年后就多了一倍。

  等到了1700年左右,仅城和两个城市的人口数量已经增加到一万五千多人了。新法兰西从一个贫穷的“光棍村”一跃成为人称“小巴黎”的富庶大省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,1754年,英国和法国在爆发了“七年战争”。这场战争是法国在的转折。到1763年战争结束时,东北部已经全部落入英国之手,包括在那里的八万名法裔天主。

  英国将这一块新到手的土地,更名为“”。自此,新法兰西殖民地彻底结束,法国从此撤出了东北部。

  虽然一夕之间改朝换代,“国王女儿”们的却没有因英女就放弃自己的血统。相反,他们还是尽一切可能,来保留自己的语言、教、和文化传统。

  1774年,英国确立了《法案》(Quebec Act),确保人的法语母语、法国文化、罗马、以及既有的法国法律不受。

  当然这也不是因为英国好心,只是七年战争导致军费吃紧,只能用绥靖政策来安抚他们。

  于是,法语族裔在美洲得以存续和壮大。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周围英语族裔的人数多。虽有法律,还是无法避免歧视的状况发生。

  比如,由于法裔天主重农轻商,大多都是做体力活,英语族裔曾蔑称的法语族裔为“White Nigger-白皮肤的黑鬼”。

  在歧视之下,人经常跟的政策对抗,因为他们认为国家政策几乎是由英语族裔制定的。

  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需要在各地征兵,的法裔就开始抵制兵役,因为他们不想为英国。

  可毕竟三百多年过去了,“国王女儿”的后代们,早已失去了法国皇室的领导,天主的统御也逐渐弱化。

  语言已经成了他们唯一和祖先的血脉联系。人逐渐地把“独尊法语”固化成一种正确,不断试探的底线。

  得到让步的“国王女儿”的后代们,倔强而突兀地在坚守着祖先留下的土地和文化,至今人数已经超过七百万人。

  1977年,省通过了《法语宪章》(也叫做101法案),巩固了法语成为唯一语言的地位。

  这个独尊法语的政策,导致60万英语族裔出走,将从被英裔的道上拉了回去。

  法语宪章对社会的影响常巨大的。不仅公立学校只能用法语授课、只能用法语办公、公司要用法语做生意、连街道上的招牌,都必须用法语,例如肯德基从KFC(Kentucky Fried Chicken)改为PFK (Poulet Frit Kentucky)。对于一定要用双语的招牌,法语字体必须是英语的三倍以上。

  还特别设立了“语言”(Language police),专职在公共场所巡逻,监督法语的使用情况。

  作为第一线的“战士”,语言闹出不少笑话。传言他们神出鬼没,身着便装潜伏在人群中,给说英语的人开罚单;会翻小学生的书包,看看有没有带英文版的《哈利波特》;会研究餐厅的菜单,看看哪一个斗胆敢不用法文:“什么,Pasta不是英语?是意大利语也不行!”

  表面的语言弹压之下,是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。主权运动(Mouvement souverainiste du Qubec)逐渐兴起,在1980年和1999年曾经组织过两次,但是都没有成功。

  虽然没有能够成为的一国,但是两次的都给争取到更多的自治权。的法裔居民们也似乎并没有真的想要与完全切割开来。

  就这样,通过下放,换得了国家的统一,也让省取得了实质上的。

  被三亿英裔(别忘了老美们)包围的人,至今依然还在用法国皇室的黄金百合来装点自己。

资讯排行

随机文章